澳洲辦事處
台灣

「問問澳洲人」系列:記者 馬騰博士 Dr Martin Williams

「問問澳洲人」系列:記者 馬騰博士 Dr Martin Williams

 

有沒有對在台灣生活的澳洲人感到好奇呢?這個系列主要是分享幾位長期住在台灣的澳洲人的觀點!

我們這個月與記者馬騰博士碰面,他於1994年抵台,對凡事好奇的他總是樂意分享他對台灣文化的觀察,只需一瓶啤酒就能開講,請繼續讀下去囉:

 

 

問:很少的澳洲年輕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會認識到台灣,你是如何發現這塊珍寶的,當初怎會選擇來台灣?

答:我有雙重的理由 – 大學時我修習中文,因為1994年拿到蔣經國基金會獎學金,而到師範大學華語文中心就讀,我於1997年為我的博士研究回來,在香港停留時見證香港移交,我還記得我在一份報導原住民事務的報紙上 (已停刊的南島日報)看到一張年輕女子的照片,雖然我當時沒當面見過她,那可是我第一次見到我的太太。

 

問:經過這麼多年,中文又這麼流利,你全然融入了嗎?或你依然覺得自己還是個老外?

答:我不覺得自己是老外,也沒有台灣公民身份,所以我永久沒有台灣人身分的正式感,大部分時間我都覺得沒差,身為台灣人的配偶,以台灣慷慨的制度,在生活的實際面,我並無感覺到少了什麼。 至於我完全融入沒? 答案是”沒有”,我太太是原住民,所以我感覺較融入原住民社群,超過台灣主流文化。我覺得我已夠融入,平和地在這裡生活,這種感覺比我在澳洲生活更多一些。 

 

問:你在台灣拿到族群政治和原住民歷史的博士學位,你覺得在這個領域有無澳洲與台灣可互相學習之處?

答:當然!我們都有足夠的史料,雙方可透過資料比對跟彼此學習,基本上,澳洲在立法上比較佔優勢,台灣在實質成果上較有成效,雖然過去有血腥的歷史,台灣還算是全球最安全和最穩定的地方之一,台灣一直不斷改進,而且台灣較不會因積極肯定的行動覺得受到侵犯,在這方面,澳洲跟美國比較接近,台灣可跟澳洲學習立法,台灣的立法委員常會通過架構不良的法案,澳洲議會雙邊的立法成員較有立法的概念,然而在台灣的立法委員較將重點放在攝影機上,澳台雙方在這方面可跟彼此學習。  

 

問:你愛台灣 – 但有無任何部分是你思念澳洲的?如“Vegemite” (一種由蔬菜提煉的麵包塗醬),The State of Origin 球隊?或海灘?

答:親友吧!我很思念他們,當你年紀漸長,越來越少看到他們。這是一種永遠無法彌補的鴻溝;還有我想念體育賽事,台灣大都跟隨美國運動,如棒球籃球等,我則喜歡足球和板球,如世界盃足球賽就絕對是我的菜!台灣的天氣不太適合板球比賽,雖然還是有幾個有決心的老外試著打。基本上我在這過得很舒服,因為這裡是高度文明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