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辦事處
台灣

澳洲辦事處慶祝國際婦女節早餐會

澳洲辦事處慶祝國際婦女節早餐會

雷家琪代表講稿

201738

 

原文

 

各位貴賓,女士,先生們,

 

我誠摯感謝您們今早能加入我們,共同慶祝國際婦女節。 

我必須說,我感到很謙卑,能在滿室都是傑出女性前發表演說,在這裡大家都有絕佳的才華,經驗和專長,所以我希望我不會是今天唯一說話的人,在我致詞完後,除了問答時間外,我還希望邀請你們與大家分享你的經驗和看法,請不要害羞 – 我覺得這將會是很精彩的討論。

在開場前,我想這場早餐會將是許多其他在澳洲,台灣或世界各地於三月八日當天或左右所舉行為慶祝婦女在經濟,政治和社會上的成就。這是個反映我們過去一年的成就,並持續承諾為完全的性別平等和女權發聲。 

國際婦女節的起源是源自1908年在紐約針對女權的一場遊行後,接下來的十年即明訂三月八日為國際婦女節以紀念這個活動。我們在你入場時提供您一個由白色,紫色和綠色組成的絲帶,你也許可一整天都戴著以慶祝這個特別的日子。

澳洲駐台辦事處過去有舉辦國際婦女節慶祝活動的傳統,以彰顯這個重要的日子,我的團隊告訴我,過去我們辦事處曾經舉辦過幾次相當成功的國際婦女節活動,由我之前的兩位前任駐台代表主持,一位是孫芳安(現任澳洲外貿部秘書長)和柯未名 (現任外貿部太平洋地區司司長),也許當時你們也曾參加過,如果有的話,我們期待你的分享。

 

婦女的經濟權

今年的國際婦女節,澳洲外貿部將主題鎖定在婦女的經濟權,透過援助,貿易和經濟外交的方式來慶祝這個日子。    

婦女的經濟權是我們外貿部針對性別平等和女權所擬策略的三大重點項目之一。其他項目也同樣重要,包括在下決定時,鼓勵婦女發聲,領導力,維和,及為婦女和女孩們終止暴力。      

我們今年選擇鎖定婦女的經濟權,因為它是經濟成長和繁榮的推手,也是達到和平與安全的最好的方式之一。 

澳洲外貿部長茱莉畢雪確保推動婦女經濟權對我們來說是要務,整合澳洲的外交政策主張,貿易諮商,經濟外交和援助投資。

這個經濟權的主題也符合女性地位委員會第61項議程中所提及的重點主題,鎖定”婦女經濟權在工作變動的世界”。 

澳洲多年來一直有任命”婦女暨女孩大使”, 其角色包括推動婦女經濟權,並展現給我們的夥伴賦予婦女及女孩權力, 不僅對個人,社會和國家都有重大的影響。澳洲現任的婦女暨女孩大使莎曼史東博士曾於2015年加入澳洲聯邦國會議員代表團訪問台灣,也曾與現任鄧振中政務委員(時任經濟部長)在坎培拉國會的晚宴見面,有個不錯的台灣連結。

根據研究顯示,婦女的勞動參與增加,或是說女性和男性的勞動參與差距降低,肇因於快速的經濟成長,及經濟成長下所造成的利益更合理的分配,加快的經濟成長帶來主要生活品質的提升。 

所以我們所要面對的並不是是否我們能打破避免女性進入正規經濟的障礙,我們並無法不往這個方向走,如果無法去除女性全面並公平參與經濟的障礙的話,將會付出很高的代價。

 

能促進女性參與正規經濟的關鍵要素為:

  • 能取得性與生育健康等權益
  • 有幼兒的女性能取得有品質的托嬰服務
  • 提供女性正常、安全、 有保障的工作環境
  • 安全的基礎建設及交通可支持女性自由參與經濟
  • 社會保護政策以降低在職場上的歧視及性別不平等;及
  • 合理的家務分配,在許多文化中還包括照顧伴侶年邁的父母

 

更進一步的要素為讓女性能更容易接觸到財務機構及儲蓄的機制,全球只有百分之四十七的女性能接觸到銀行或類似的金融機構。

更有甚者,女性的經濟平權對商務來說是有幫助的,公司行號大大受益於對女性漸增擔任主管的機會,也能增加組織效率,根據研究顯示,公司只要有三個或更多的女性主管在資深主管的行列,則會大大提升組織內各個面向的效率。

以政府來看,我們想與私人企業合作來促成。私人企業對提升女性的經濟權,扮演關鍵的角色:

  • 在彰顯女性對商業表現的貢獻
  • 在價值鏈上身為雇主
  • 在推動及金援由女性主導的企業;及
  • 為女性推廣金融服務

     

 

榜樣的重要性

談到我今天的第二個主題,我想談談榜樣的重要性,我非常相信榜樣的價值,為什麼呢? 因為如果你沒有看人扮演過那個角色,你很難感受到什麼,無論是一份工作、一個職務及一項教育的成就。

這並不特別針對性別,第一位澳洲原住民部長、就是西澳原住民國會議員肯華特,是第一位公開出櫃的澳洲政府首長、來自首府特區的安德魯巴爾,第一位非裔美國總統歐巴馬,都是重要且值得全人類慶祝的人物。

然而如今女性佔總人口至少百分之五十,這些近期令人驚豔的女性第一包括:

今年甫任命的澳洲首位女性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為蘇珊琪妃。

同一個月,台灣第一位女性攻擊直升機飛行員陳品棻中尉開始服役。

從這兩個例子中,當我看到新聞,我心想,這是真的嗎?為什麼花了這麼長的時間?

對其他看到這些新聞的人來說,他們的反應可能是:女人真的能做這些事嗎? 有些人可能會想,難道是對性別的刻板印象已經隨著時間有所調整。

挑戰這些過時的想法很重要,但我想更重要的是,年輕女性或女孩們可以吸收到這些訊息,然後思考:對!這證明女性也能擔任這些角色 ,如果我夠努力且夠有才華的話,我也能做得到。

這些例子提供一個重要的管道及目標給年輕女性,只要她們往生命的進程和職業生涯邁進,在她們下針對自己教育及職業決定的當下。

這些”女性第一”的例子也幫助她們周遭的人改變想法,無論是父母、老師、同儕或一般社會,這表示永遠不可能說”這是做不到的"。

對我而言,我很幸運,因為當我於2014年被任命為澳洲駐台代表時,沒人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我是第三位女性擔任這個職務,我誠摯的期盼有一天,女性擔任任何職務再也不是個值得過問的議題 ,因為這已經再也不會不尋常,也不值得評論,我期待只被當做一只家具,雖然這麼說,我還是很有可能被注意到,因為我也許身穿大紅外套呢!

這對我的同儕而言並不都是如此,即使在現代這個世界,只有大約四分之一的女性澳洲大使或總領事,其中有幾位是首次擔任這樣的職務,有許多海外高階的職務甚至從來沒有由女性擔任過,這當然得改變, 我有信心它會改變,然而對這樣的改變卻無需經過明確的調查, 為何過去是這樣, 及無需有意識的努力去改變它,我卻比較沒信心。

對任何女性來說,如果能有女性模範讓她們成為榜樣及學習的對象以引導她們,我特別幸運在我就任這個職務的第一年,我的前任兩位女性代表也在亞洲區域任職,並不時提供協助和建議,幫助我摸索出自己的方向。

做為一位女性領導人,我試著教導我所有的同仁,我以全面掌握的領導風格及積極的作為來做我同仁們的榜樣。當我知道我立下的榜樣對其他女性是如此重要時,我會盡其所能幫助她們跟隨我的腳步。

前任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曾說: “在地獄有個特別的位置是留給那些不幫助其他女性的女性們。”

身為在政府工作及專研外貿政策的女性,我很幸運有榜樣能啟發我。

我的其中一位上司,也就是澳洲第一位女外交部長茱莉畢雪,她是一位較強勢、也是很有自信的外交部長,你可能到處都不容易找到的典範(你可能不知道澳洲眾人皆知她招牌的”死亡凝視”)—而她剛好就是位女性。

畢雪部長在她去年國際婦女節的致詞提到在授與婦權架構下的引導:

 

授與婦權不只是政府、企業或是其他組織的範圍,我們不應該低估個人的重要性,一步步的、每天支持並給予我們周圍的女性及女孩們力量,成為她們的家人、朋友或同事,我強烈鼓勵女性們扮演教導的角色,如果她們所在的位子允許她們這麼做。

 

回到比較近的這裡,台灣應當為有了第一位女總統蔡英文博士感到驕傲,蔡博士能選上這個位子,反映了她的卓越才能、勤奮工作和多年公職的操練,特別值得提的是,她的性別在選戰期間並沒有成為主要焦點,她在台灣熱鬧的政治場景下,帶領著全島有成就的女性立法委員、女市長們和女資深官員們。

澳洲目前為止有過一位女總理–就是茱莉亞吉拉德,我擔任澳洲外貿部資深官員工作的好處之一就是常常能跟如世界領袖的重要人物直接聯繫,特別是當他們在工作時。我很幸運能在前總理吉拉德於2011年訪問華盛頓及到檀香山參加亞太經合會領袖會議時目睹她在工作,我很樂意分享她令人印象深刻–不只所知甚詳、還很熱情、樂於與人互動。

了解澳洲政治的你們一定知道,她擔任總理的時間雖然很短,只有三年,在政治架構下她的去職因為太複雜而不便在此解釋,她也沒有完全不責怪自己,然而呼應我們今天的主題,我對於她在辭職演說中所提到,在她成為領導者後的經驗中, 性別所扮演的角色,她開啟一個先例好讓其他女性去追隨,以下是茱莉亞吉拉德所說的:

 

我只想針對我成為首位女性擔任這個職務說幾句話, 針對所謂的性別戰爭有許多的分析,我打所謂的性別牌 ,因為天知道沒有人注意到我是個女性,直到我提出, 但與此不同的背景是我的確是想說明所有的這些議題, 成為首位女性總理並不能解釋關於我當總理的每件事,也無法說明我當總理的任何事。

 

我感到有點困惑,那些在報紙上的同事承認我承受來自我性別的壓力多過過去其他總理,但又下了結論性別對我的政治職務或擔任工黨政治職務絲毫沒有任何影響,這不能解釋每件事,也不能解釋任何事,至少可說明一些事,就是讓整個國家用明智的方式思考,關於那些灰色的陰影。

我完全感到有自信的是對於下個女性、再下一個女性、再下個女性來說,這條路將會較過去好走。

 

回到我任職的外貿部內,孫芳安去年被任命為澳洲第一位女性外貿部秘書長–我看到一個形容還蠻喜歡的 ,就是”一個打破天花板的任命”,從孫芳安來看,我們有了一個真正追求改變的榜樣。前任外貿部資深外貿部官員喬安休威特最近描述孫芳安如下,”將分析和政策的深度帶進她的角色,但她個人的特質則會讓與她共事的同事產生信任感和使命感”。

身為秘書長,孫芳安表達承諾,她將會努力對抗那些讓女性無法擔任要職, 且還存在的障礙,並積極鼓勵,不論我們做任何事,女性一定要發揮所有潛力,包括為女性及男性爭取所有的機會。

澳洲外貿部正尋求透過內部的女性領導策略,以達到這些成果。這個策略包括一系列支持女性工作升級的行動,並創造一個更包容的職場文化,其中的目標包括在職場上加強表現與能力,以使所有的女性和男性能公平的成長。其他目標還包括環境和職場文化,我們所有的同仁,不論性別,都能參與,並與他們的才能和願望並進、感到有價值、並受到激勵,全力以赴。

第一個在這個策略下採取的行動之一就將部內的會議室重新命名,直至去年年底,在我們坎培拉總部的會議室都是以對澳洲外交事務和貿易政策有重要貢獻的傑出男性命名,還用澳洲本土花卉命名。沒用到女性名字,現已改變了,共有八個會議室 (其中五個過去是花的主題、三個就只是數字–在完成這個倡議前,沒有任何男性遭除名),現在是以澳洲在外交、貿易和援助政策歷史上的先鋒和勵志的女性命名,包括我們第一位外派的文書、第一位女性貿易代表、和我們的第一位女性駐外大使。

這樣就更有象徵性了–這樣的認可也推動了女性榜樣的角色,並為部內文化的改變做出貢獻。

文化的改變是重要的,日常的事很重要,它會影響我們的感知。

另個在這個政策下非常實際的改變就是官方認可更彈性的工作政策,如彈性工時、工作分攤和自行調整工作地點等,這會使男性和女性同時受惠。

例如我注意到,當稱呼女性時,女性的資歷往往被去除,我常常看到同一篇文章或會議議程在提到男性時會稱呼博士,在提到女性時卻稱她為小姐,我知道後者其實也是博士。

另一個日常的慣例就是全以男性為主的活動–不論是與談者、貴賓合照或是得獎者。我認為報紙上最無聊的照片就是那種中年男子著西裝排排站的照片。

這需要改變, 我不相信那�找不到一個才華洋溢的女性,原因可能就是主事者無意識的受他的同類吸引,所以通常是男性選擇或提名其他男性,這需要靠有意識的努力才能改變。

前任澳洲性別歧視執行長伊莉莎白柏迪克指出:

現實就是,如果我們不積極及刻意涵括女性的話,這個系統會自動排除女性。

 

位於雪梨的 Orijen公司總裁珍妮摩理絲提出互補的看法:

這是關於重要的那一群人,如果我們有相同人數的女性在行政團隊,我們會將其文化改變為包容且公平。

 

 

我的故事

我在邀請函中答應我會分享幾個我針對女性領導權和個人參與的經驗,這是我講稿中最難寫的一部分。

我從來都不是刻意成為開拓者的,我的目標總是全力以赴,並發揮我的所有實力。

我很驕傲的形容我自己為女性主義者。

我感覺我到達現在這個地位,是透過運氣、勤奮、啟發和榜樣們的協助及一路上的教導。

我很幸運出生在一個世代,並在一個國家是女性在教育和工作參與的正式障礙已在我進入職場前全部掃除了。

我很幸運出生在一個家庭,一個勞工階級卻重視且強調教育的重要性,我有個好榜樣,就是我的母親在我青少年階段,返回大學透過進修, 將她的教育證書、唸到學士學位、然後碩士學位,我父親負責煮所有的晚餐,好讓我母親讀書,我的奶奶因為當時經濟條件和機會不佳,以致無法完成早期教育,但她總是鼓勵我、總對我說”去吧!女孩!”。

早期來的機會我努力把握,我進入菁英高中就讀,並在雪梨大學法學院以前十名的成績畢業。

只有雪梨的法律”兄弟會”(我故意用的)拋棄了我,雖然公平起見,可能是我人脈不夠、加上太天真,而不是因為我的性別。

幸運的是,澳洲政府對我的頭等榮譽學位和我的潛力有興趣,我也沒有回頭,23年過後,我仍然很滿意我的職業選擇,這個職業給我許多寶貴的機會和經驗。

 

  • 在海牙國際法庭代表澳洲法律顧問團隊的一員

     

  • 為京都議定書的氣候變遷整晚協商,在波恩給部長提供意見

     

  • 在日內瓦為世界貿易組織爭議和解擬定法律策略

     

  • 大聲宣讀澳洲和智利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

     

  • 帶領澳洲談判代表團在墨爾本參與第一回合TPP協商

     

  • 在華盛頓主導澳美貿易政策(我在華盛頓的另一段高潮是在美國國務院的法蘭克林廳聽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演講重要題目”清潔爐灶”

     

  • 擔任澳台夥伴關係的推手

 

 

我聰明的選擇之一就是專精在貿易政策和法律方面,這種重視細節的、和解決問題類型的工作很適合我,同時也能平衡我的工作和家庭責任,聽起來有點怪,這個領域傳統上是以男性位居要職,然而我的經驗卻在發生危機和關鍵點發揮作用,這樣的時機點往往是可以預期的,與發生領事危機、處理政變領事事務或在部內當辦事員相較。

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歧視,或被告知我什麼沒辦法做,只因為我是女性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給過任何人機會,我向前看,當我申請升遷時,我提早學會像男孩一樣思考,的確是有幫助的。

我還記得我早期在外貿部時,女性的榜樣只有幾位–幾位資深官員在坎培拉,少於十位外派的女性大使。

這已有改變,如果不夠快,外貿部的女性領導策略會加速這個改變。

向前看,我絕對相信,我們的孩子–在澳洲、台灣或其他有代表在場的其他國家–會更加幸運,我14歲的女兒很難想像一個世界是會限制她發揮所有的潛能,我感到同樣驕傲的是我的兒子一樣也是這麼看的。

然而並不是每個國家都能做到,正如開頭所提到的,推廣女性經濟權是澳洲外貿政策倡議、貿易協商、經濟外交和援助投資的核心。

我要以在地正面的結語來總結,我很驕傲的說我們澳洲辦事處帶頭示範賦予婦女經濟權,我們各部門的資深管理階層,不論是澳洲籍或是本地同仁,都是由女性擔綱,我們計畫今天拍張合照來記錄全女性的管理階層,以示範給後人看。

我就說到此為止,並樂於接受提問,更重要的是 ,我鼓勵大家與我們分享你對於今天主題的經驗和看法,謝謝!